济南趵突泉花灯灯光展引入全息投影技术

 二维码 174

  对于很多济南人来说,过年期间去看趵突泉花灯会,是他们抹不去的美好回忆,也是济南人过年的传统。到今年,趵突泉花灯会已经举办了40届,其实,这些年来趵突泉花灯会经历过低谷,也经历过“爆棚”,起起伏伏背后体现出时代变迁市民需求的变化,也显示出景区花灯会的不断创新自救,而不变的是浓浓的年味儿和对传统民俗文化的传承。

花灯全息投影

  “看过花灯才算过年” 多年前的花灯还留着

  济南人有句老话,“不到趵突泉观灯,不算过年。”对于济南人来说,逛灯会,猜灯谜,趵突泉花灯会就是小时候关于过年的记忆。每年元宵节携家带口去看灯会,挤在拥挤的人群中,买点小吃,拿着一盏花灯,一边走一边看灯,就在这样的美好中度过。

  “现在我家里还存着7年前趵突泉笑脸花灯的纪念物。”济南市民雍坚对灯会有着特别的感情,从20世纪90年代来济上学工作安家到现在,每年他都会和家人去趵突泉观赏花灯。

  在他的记忆里,趵突泉花灯会一直都很受欢迎,每年花灯都有很多别出心裁的创意。“记得景区在灯会前期征集小朋友的笑脸,当时女儿的照片被选中了。”雍坚说,灯会期间,他拉着亲朋好友都去看灯,“后来灯会结束,景区通知我把孩子的笑脸照片拿回来留作纪念,我一直保存到现在。”

花灯全息投影

  到今年,趵突泉花灯会已经举办了40届,像雍坚一样,对趵突泉花灯会有着特殊情感的市民每年都会来景区“打卡”。

  据了解,近几年来,趵突泉花灯会一直都“爆棚”。其中,仅元宵节当天,2013年客流量超过6万人次,2014年客流量3.8万人次,2015年客流量5万人次,2016年客流量4.3万人次,2017年客流量6.8万人次。“今年这次灯会从大年初一正式面向游客开放之后,每晚客流量平均在1.5万人左右。”趵突泉景区工作人员说,今年元宵节全天客流量有5.27万人。


  趵突泉停喷期是低谷 有人建议取消灯会


  这四十年来,趵突泉花灯会经历了诸多变迁。

  “当年,我们亲自做了很多经典花灯,像哪吒闹海、孙悟空三打白骨精。”说起趵突泉灯会,每年都参与趵突泉花灯会布展工作的孙学峰打开了话匣子。在他的印象中,上世纪80年代,一踏入11月份就是景区一整年最忙碌的时候,那会儿展出的花灯都需要自己制作和安装。“那时花灯会的灯组样式比较简单,主题也远没有现在多样,但还是吸引了很多人。最火爆时,从下午4点半开始售票,到晚上10点半还有人买票进园,可谓人山人海。”

  不过,到了2000年,趵突泉花灯会成了“淡季”。孙学峰回忆,当时需要景区工作人员出去推销门票,就算一张门票变为5块钱,也很少有人买。

  “那几年,恰逢趵突泉停喷,即便是正月十五当天,景区里看灯的人也很少。”景区工作人员聂晶说,那段低谷期甚至还有人建议把灯会取消。除了受趵突泉停喷的影响,聂晶认为,那时也正是互联网进入大众生活,“居民娱乐休闲的方式越来越多样化,一些传统的民间娱乐方式都遭遇了冲击。”

  趵突泉花灯会再次成为众多游客“打卡”之处,是在2006年前后,景区推出了游园年票,之后赏灯游客逐渐回归。到了2012年之后,游客逐年增多,一度成了春节“网红地”。

  每年都添新玩法 灯会越来越靓丽

  园林专家、济南园林局原局长贾祥云清楚地记得,第一届花灯会,群众自发设计制作花灯,当时的花灯以小型花灯、传统花灯为主,比如有象形灯,还有飞禽走兽形状的灯组。根据景区的环境,还在水面上进行花灯安装,虽然简单,但是还是吸引了很多游客。

  后来随着时代发展,景区每年的花灯会都会提前计划,精心找专业人员设计,趵突泉灯会从最初简单的机械灯为主,逐渐加入了更多的文化元素。“除了寓言故事、神话故事之外,各个灯具的形式也变得更加多样化,很多灯具都换上了节能的LED灯,灯的外观也越来越洋气,加入了很多之前没涉及过的颜色,整个景区的花灯更加靓丽了许多。”贾祥云说。

  近几年,在与游客互动上,景区也是想出了很多的创意。“之前在灯会上跟游客的互动无非就是摆上一个大转盘,游客们转动就可以参与抽奖,形式也比较单一。”聂晶表示。现在随着技术发展,景区打造了很多互动灯组,像今年的花灯会就首次使用了全息投影技术,将观灯、赏灯与品灯、玩灯融于一体。比如《我的梦 中国梦》《泉音有我》等灯组通过时下最流行的微信、抖音等方式可以与游客互动,有的灯组还会向游客发放红包。《荡秋千》灯组把花灯做成秋千,游客可以坐在花灯上拍照留念。

2月24日,持续20天的趵突泉花灯会落下帷幕。“灯树千光照,花焰七枝开”,正月里看花灯的年俗可谓自古流传至今。从自己做花灯到花灯投标选优,从简陋花灯到花灯仙而美,从电机送电花灯到高科技全息投影花灯,趵


文章分类: 行业新闻
分享到: